主页> > 互联影视 >历史上的美周郎(上):只要有你在,世上没有我们办不到的事 >

历史上的美周郎(上):只要有你在,世上没有我们办不到的事


2020-06-22

周瑜,字公瑾,庐江舒县人。瑾、瑜,为美玉之意。

舒县位于现今安徽省中部,在我想像中是个充满粉红泡泡的城市──因为这正是当年孙策与周瑜同居的地方。

孙策与周瑜十五岁时便已相识,义同兄弟,周瑜将宅第提供给孙策一家老小居住,对待孙策之母如同自己的母亲。 这两人年纪轻轻,在江淮一带颇有声名,当时孙策之父孙坚为破虏将军,领豫州刺史,周瑜的家世背景更为显赫,父亲周异任洛阳令,堂祖父两代都是东汉太尉;又周瑜与孙策在史册记载中皆为英俊少年,遥想这对绝代双骄漫步于舒县、诉说着梦想,士民见者倾心,或许也在情理之中。

江东双璧

孙坚死后,孙策向周瑜道别,于江都守丧,后来投靠袁术,经过几年累积自身实力,他看準了时机,藉口替袁术平定江东,兴兵东渡。

孙策至历阳时,周瑜因探望叔叔丹杨太守周尚,正好在邻近,孙策立刻写了封情书过去,而周瑜也没有辜负故人心意,他率众前往相迎。 一转眼,两人已经是二十岁年纪,多年不见,孙策这句话道尽了一切。 「吾得卿,谐也。」只要有你在,世上再没有我们办不到的事。

孙策带领孙坚旧部,原本只有五千多兵马,并不能算是什幺劲旅,但与公瑾会合之后,周瑜资助船只、粮草,两人双剑合璧,战无不胜,一路攻克横江口、当利口,破笮融、刘繇,挥军吴郡,进佔曲阿(今江苏省南部)。

「吾以此衆取吴会平山越已足。卿还镇丹杨。」孙策潇洒地向周瑜说道,这时他手下士众超过万人,认为以此取吴郡、会稽,平定山越,已然不成问题,于是他自行向东南进军,让周瑜和周尚回去镇守丹杨。 这是周瑜与孙策的第二次别离,这一别,又是数年。

在孙策正式向袁术宣战之前,周瑜与周尚仍隶属于袁术,袁术的大本营在寿春,他派袁胤取代周尚为丹杨太守,将周瑜、周尚调回寿春。 袁术欲以周瑜为将军,周瑜推辞不就,请求当居巢长,袁术同意了;殊不知周瑜的心根本不在这里,公瑾自愿去居巢的原因只有一个,因为距离孙策比较近── 于是,袁术二度纵虎归山,先放走了孙策,后来又不小心放走了周瑜。

说起三国的慈善赌王,大家多半会想到把大好江山拱手让人的袁绍,但袁术可不同意,这对兄弟虽然个性不合,却有不少相似之处,两人在任用人才上都有致命的问题,亦无法看清局势,终于将一手好牌输得精光。

历史上的美周郎(上):只要有你在,世上没有我们办不到的事

袁术手中握有孙策、周瑜、鲁肃等稀有卡片,其时形势大好,对外拉拢吕布打刘备,一举得逞,同时孙策在江东传来捷报,连下三郡,袁术彷彿听到了上天的声音,于是他做出了人生中最重大的决定──自立为帝。

孙策正想找理由与袁术翻脸,这简直就是神之助攻,孙策与广陵太守吴景、将军孙贲立时向袁术画清界线,另一方面,周瑜早已看好地图,带着鲁肃一同自居巢还吴,原本的盟友吕布也背弃袁术,四世三公的袁公路众叛亲离,且战且逃,称帝不满两年便吐血而死。

孙策讨贼有功,为讨逆将军,封吴侯,当周瑜还吴时,孙策亲自出来迎接,授周瑜为建威中郎将。此时周瑜才二十四岁,与蕩寇中郎将程普、抚军中郎将张昭的地位相若,后来又迁为中护军、江夏太守。孙策为周瑜建造官府、赐军乐队,封赏胜过当时众将。

孙策知道身边一票老部将心有不服,他站出来替自己的青梅竹马讲话:

孙策当众宣示他们两人的关係,并强调多亏了周瑜与丹杨太守周尚的力量,当初才有兴兵立业的基础,这点赏赐根本不算什幺;儘管孙策这幺说,此时众人不知道公瑾的本事,像程普这样的沙场老将,自然没有把周瑜放在眼里。此为后话,容后再叙。

且说周瑜与孙策,当两人再次双剑合璧,果然无往不利。孙策军克皖城,攻破刘勋、击退黄祖,可说是事业、爱情两得意,这对英雄少年纳国色天香的大桥、小桥为妻,虽在军旅之中,却也平添一番温柔滋味。 然而,没有人知道,此时距离孙策的大限,只剩下不到一年。 对周瑜来说,眼前的一切似是理所当然──这些事他早就和孙策约定好了,功成名就,迎娶美娇娘,攻佔江东六郡之地,他们的目标远远不只如此,鼎足江东,竞逐天下,比赛才刚开始呢── 然而,孙策提前离场了。

历史上的美周郎(上):只要有你在,世上没有我们办不到的事 《真・三国无双七》台湾光荣特库摩发行历史疑问

西元200年,孙策过世,年仅二十六岁。 《三国演义》虚构了「内事不决问张昭,外事不决问周瑜」一语,事实上,孙策临终前,周瑜、程普、吕範等重臣都不在身边,孙策钦点的顾命大臣只有张昭一个人。

这段记载「将兵赴丧」四个字令人玩味,有人认为这是周瑜公然向孙权施压,他原本不在顾命名单之中,却藉故带兵回吴郡,从此掌控朝政大事。以此阴谋论延伸说下去,《三国志》中并无记载周瑜往后六年有何具体功绩,他很可能根本不受孙权重用,直到曹操南下,孙权才想起这张王牌;当周瑜在赤壁立下大功,提出更为激进的二分天下之计,孙权却只听从鲁肃的外交战略,这是不是说明了孙权无法信任周瑜?甚至说周瑜有不臣之心呢?

当然,这种说法并非不可能,然而没有支持这种理论的史料,顶多只能算是间接推论罢了。说书人认为,说起周瑜与孙权的心结,或许有点像关羽和刘备的矛盾。关羽、周瑜都是激进的主战派,同样有功高震主之疑虑,但我想他们只是与主上的战略方针不尽相同,若说刘备、孙权是有意识地想要除掉关羽、周瑜,这种论述未免有些匪夷所思。

奇怪的是,人们总是不相信太单纯的事情——吾得卿,谐也。「只要我们两个人同心协力,一切都没问题的。」孙策曾这幺对他说过。「不,我要证明你错了,但有我一个人就够了。」周瑜悄悄在心中回答。 ——从今以后,你的家人,就是我的家人,你的梦想,就是我的梦想。至少我是这幺相信的。

回归史书,依《三国志・吴主传》所言,孙权待张昭以师傅之礼,以周瑜、程普、吕範等为将帅,同样说明了周瑜是孙权初期稳固政局的重要力量。往后数年,张昭与周瑜辅佐孙权,一方面招揽人才、各令奉职,一方面建立与当地士族的合作,这些都是孙权得以站稳江东的关键。

若说这几年间周瑜没有太多表现,或许他正在等待──等待他人生中最辉煌的大舞台,赤壁之战。

►历史上的美周郎(中):赤壁之战周瑜的价值
►历史上的美周郎(下):我思念公瑾的心,又怎幺会有停止的一天?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