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> > 洞察潮流 >历史上的美周郎(下):我思念公瑾的心,又怎幺会有停止的一天? >

历史上的美周郎(下):我思念公瑾的心,又怎幺会有停止的一天?


2020-06-22

►历史上的美周郎(上):只要有你在,世上没有我们办不到的事
►历史上的美周郎(中):赤壁之战周瑜的价值

周瑜在小说、戏剧、游戏等相关创作中,人物形象经过重重改编,离历史面貌越来越遥远,以下先澄清关于周郎常见的三点误解:

既生瑜,何生亮

相声瓦舍经典段子,问曰:「周瑜的父亲姓周,诸葛亮父亲姓诸葛,那幺他们姥姥家姓什幺?」答曰:「《三国演义》中,将他们的家底说得清清楚楚!纪老太太生周瑜,何老太太生诸葛亮!」

这段对话只是创作,观众自然不会当真,说书人旨在提醒大家,无论是相声版本的「纪生瑜,何生亮」、或是呕血版本的「既生瑜,何生亮」皆为虚构,历史上,周瑜根本不曾说过这句话。

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故垒西边,人道是,三国周郎赤壁⋯⋯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。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

后人指出苏轼在《念奴娇・赤壁怀古》一词中有几处错误,首先,苏东坡人在黄州赤壁,现今史家考据相信赤壁战场应该在蒲圻赤壁,故又称前者为文赤壁,后者为武赤壁。 说书人想替他说句话,其实东坡居士是三国的忠实粉丝,对于《三国志》颇有研究,甚至一度有重书三国的想法。他未必误认了赤壁的位置,只说「人道是」三国周郎赤壁,由此可见,从汉末至宋代,周瑜破曹这段故事仍为人们津津乐道,只是当时许多人以为黄州赤壁就是周郎赤壁罢了。

历史上的美周郎(下):我思念公瑾的心,又怎幺会有停止的一天?
蒲圻赤壁

第二个错误,周瑜纳小桥(亦作小乔)在西元199年,那幺208年赤壁之战,怎幺会是「小乔初嫁了」?我想此处倒不必深究,自古英雄配美人,这首词极力描绘周郎的风流与英姿,如此笔法也在情理之中。

最后这个问题比较少人提及,但我认为值得细细思辨,「羽扇纶巾」真的是当时周瑜的模样吗?其实这是汉末至魏晋时期士人常见的装束,并不是孔明或公瑾的专利,只是加强周瑜谈笑间破敌的风采。不过以这段文字延伸解读,若因此推论公瑾是摇着羽扇、运筹帷幄的军师,这误会可就大了──以下就是我提出的第三个历史疑问。

周瑜是智冠当世的军师?或是有勇有谋的战将?

最后的问题,说书人有个比较尖锐的答案,我相信周瑜是有勇有谋的大将,然而在三国相关游戏中,周瑜的智力数值恐怕都给得太高了── 《三国志》说孙策「以张昭、张紘为谋主」,孙权「待张昭以师傅之礼,而周瑜、程普、吕範等为将率,鲁肃、诸葛瑾等始为宾客」,说明了周瑜是与程普并列的大将,并非参谋军师或内政谋臣。

当然,周瑜身为将军绝对称得上是一名智将,只是在记载中并没有太多自身谋略的表现,周瑜用黄盖之计,火烧赤壁,诈降与火计其实都出自黄盖的建议,而后用吕蒙之计,调兵遣将,最终打下江陵;我们可以说周瑜是个非常优秀的都督,善用诸将,各尽其谋,其「统率力」无庸置疑;但若说「智力」与荀彧、郭嘉并驾齐驱,胜过陆逊、鲁肃,或许就得打上一个问号了。

三国系列游戏如此设计,毕竟还是受到演义的影响,史实中周瑜并没有对蒋干使用「反间计」,也没有和黄盖演出「苦肉计」,虽说智谋与武勇本来就难以量化,但若要认真计较,周瑜的智力值应向下微调、武力值向上微调,或许会更接近历史上的周郎。 在说书人眼中,周瑜和当年凭着强大破坏力征服江东的孙策,其实是非常相像的──请看下文,周瑜的终章,再次证明了他和孙策命中注定的羁绊。

历史上的美周郎(下):我思念公瑾的心,又怎幺会有停止的一天?《三国志十二》台湾光荣特库摩发行周瑜的终章

火烧赤壁,曹操退兵,奠定了三国鼎立的局面。 然而,天下究竟如何三分,其实这是一段扑朔迷离的历史,《三国志》用字精简,以纪传体分列人物事迹,却难以细辨真正的时间顺序,我们只知道两方的记载如下:

在刘备这边,他并不像八卦杂誌报导所说毫不费力便笑纳荆州。其时曹操退兵,留下曹仁这面鬼神之盾抵抗孙刘联军,「备、瑜等复追至南郡」,可见这时候刘备率关羽、张飞与吴军水陆并进,并非袖手旁观;然而,接下来「先主表琦为荆州刺史,又南征四郡」,笔锋一转,刘备突然挥军南下,更神奇的是,武陵、长沙、桂阳、零陵四位太守尽皆投降,于是刘备坐拥荆南四郡。

在周瑜这边,面对镇守江陵城的曹仁,「瑜与程普又进南郡,与仁相对」,这场艰苦的战役历时一年。首先前锋甘宁在夷陵遇险,周瑜用吕蒙分兵之计,亲自率军援救甘宁,成功突围之后,又与曹仁正面交战。此役周瑜身中流矢,伤重退兵,后来曹仁听说周瑜卧床不起,再次进军,周瑜咬牙站了起来,振奋精神、激励将士,终于让曹仁撤军退回北方,成功攻佔南郡。

问题来了,刘备不费吹灰之力得到荆州南部的四郡,周瑜在重伤苦战之下只夺得荆州北部的南郡,这根本不划算吧?难道孙吴阵营都是笨蛋吗?

事实上并非如此,荆州北部的襄阳、江陵是兵家必争之地,因此曹操退兵仍不肯放弃南郡。以当时的中原思想,黄河以南、长江之北历经开发,丰饶富庶,北荆州的价值远远高于南荆州,孙吴才会默许刘备这样的军事行动。

不过,以结果论来看,刘备原本一无所有,突然间拥有得以竞逐天下的基础,《三国演义》藉题发挥,孔明计夺四郡、三气周郎虽非事实,但若说周瑜输了这一着,倒也没有说错。那幺,为什幺周瑜会有如此失误?我想,或许还是因为骄傲。

刘备与周瑜合攻江陵城,他向周瑜提议,请吴军拨两千人给他,他借张飞与一千人予周瑜,这个故事想要告诉我们什幺呢? 没错,根据《公平交易法》得证,张飞张益德,一骑当千!(张飞表示:程昱说俺是万人敌,大哥你这样做买卖岂不是灭俺的威风吗……)

这则记载未必为真,亦不知其用意,但若要试图解释,我想刘备出借张飞是想要让周瑜放心,等于将主力大将留在公瑾身边。而刘备并未食言,使关羽绝北道,关羽与徐晃、乐进、文聘打了多场游击战,在《三国志・魏书》中皆有记载。关羽且战且走,但这只军队人数不多,本意并非攻克敌军,只是想让曹仁感到压力,在联军前后夹击之下选择退兵。

历史上的美周郎(下):我思念公瑾的心,又怎幺会有停止的一天?

前文说周瑜骄傲,因为他忽略了刘备与刘琦的力量,刘备遣关、张相助吴军,自己却迅速收服荆南四郡,史书写得简略,但我想关键人物应是刘琦。刘备捧着刘表长子刘琦这张王牌,也难怪四郡太守尽皆投降了。

再说周瑜直取北荆州,甚至深入夷陵,导致甘宁遇险,可以看出他不满足于割据江东,积极朝西北而上,其实公瑾的心态不难理解,他怎幺能不骄傲呢?赤壁之战,方破曹操十万大军,全军士气高昂,攻下江陵城大概只需要一眨眼的工夫,区区曹仁怎幺可能挡得住他──结果,曹仁竟然挡住了。

事实上,江陵几乎可说是非失不可,关键在于曹仁能帮后方的曹操争取到多少时间,面对孙刘联军前后夹攻,曹仁硬生生坚持了一年,实在是值得敬畏的对手。更惨的是,周瑜在这场战役右胁中箭,伤势严重,虽然打下了江陵,日后却赔上了性命。

说书人总是说周瑜和孙策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因为他们真的太像了── 周瑜攻打江陵,与曹仁相持不下,最后用什幺奇谋妙计取胜?没有,他只是忍着箭伤,强自振作、鼓舞全军,跟当年冒险亲征、身先士卒的孙策简直一模一样。

208年,周瑜于赤壁之战大破曹军。209年,周瑜打下江陵,领南郡太守。210年,周瑜提出二分天下之策,建议出兵夺蜀,在整装上路的途中病重而逝。

孙策当年同样是以惊人的速度席捲江东,却如流星破空,倏忽即逝。

这个故事,再次让所有年轻人上了一课,当你一帆风顺、志得意满之际,往往以为「天下没有什幺做不到的事」,青春或许无敌,骄傲却是大敌,以孙吴后来北伐的战绩看来,二分天下恐怕是个难以实现的梦想。

当然,用浪漫的角度来看,周瑜亦可能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」,他很清楚这个战略的风险,但是他必须这幺做──为了完成他与孙策的约定。为了建立属于他们的国家。周瑜临终前,最让我感动的一点,在于以下这段记载。

在赤壁战前,周瑜和鲁肃是东吴阵营唯二极力主张对抗曹操的重臣,但后来两人理念不同,鲁肃认为使刘备镇守荆州数郡,既能减轻江东拉长战线的负担,又能借刘备之力抗曹,鲁肃往往被世人所低估,在我看来,他很可能是东吴举国上下最具有大智慧的人物(详见:〈鲁肃不是鲁蛇,而是比诸葛亮更早建构「三分天下」的名军师〉)。

历史上的美周郎(下):我思念公瑾的心,又怎幺会有停止的一天?
三国疆域图

周瑜并不认同这样的战略规划,最后却指定以鲁肃为接班人,再次让我们看到公瑾的胸襟与远见;临终之际,他将自己的想法摆在后面,以国家的利益为优先。我想,周瑜最后的愿望大概就是孙吴建国、并且得以长久经营,除此之外,别无所求。

周瑜遗言上表孙权道:「如今我们与曹操为敌,身旁又有枭雄刘备,应寻求良将来镇守、安抚他们,鲁肃的机智谋略足以胜任,希望能够以他接替我,那幺周瑜丧身之日,心中也没有任何牵挂了。」

周瑜如此决定,让人再次联想到了他的好兄弟,孙策没有将大业传给「骁悍果烈,有兄策风」的孙翊,选择了善于用人与平衡的孙权,此举建立了江东稳固的基础──最后的致敬。最后的浪漫。 周瑜于赤壁大破曹军,浴血打下江陵,直到离死不远,他没有想到自己,满脑子只想着国家大事,无论是对孙策、或对孙权,他这一生实在无愧于心。

另外,关于历史中孙权与周瑜的矛盾,说书人以为,在周瑜有生之年很可能根本没有浮出檯面;我承认,以周瑜如此激进的战略,无论夺西蜀或北伐成功与否,确实值得孙权担忧,但当听到公瑾的死讯,这一切都已不重要了。

苍天无情,却又有情,周瑜享年三十六岁,或许这也是最好的安排。

孙权是个性情中人,记载中多有大喜、震怒、痛哭的描写,《三国志》说孙权「素服举哀,感恸左右」,我相信他悼念周瑜并非演戏,字字真情流露,若没有公瑾,他怎幺会有称帝的一天呢?

周瑜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,女儿嫁给太子孙登,长子周循娶了公主,任骑都尉,有周瑜的遗风,然而不幸早逝;次子周胤封为都乡侯,自身没有功绩,仗着官位酗淫放纵,后被定罪,贬为平民,孙权论及过去周瑜的功业,有心再用周胤,周胤却于此时病死。

直到周瑜逝世许久,孙权都没有忘记公瑾,周瑜哥哥的儿子周峻因周瑜的功绩而任偏将军,周峻死后,全琮上表奏请任命周峻之子周护为将,周护品行不佳,孙权拒绝了这个提案,但吴国大帝再次说了一番感怀周瑜的言论。

孙权含泪说道:「昔日击退曹操,开拓荆州,都是因为有公瑾,我永远不会忘了他。其实不必任用其后人证明什幺。我思念公瑾的心,又怎幺会有停止的一天呢?」

我念公瑾,岂有已乎──这句话为周瑜的一生,写下了最完美的一笔注解。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